第65章(1 / 1)

女儿娇 loverbaby 2444 字 10个月前

迷。

“我是说……你跟小牛。”

“啊呀,你个坏东西,”她攀着我的脖子,知道我在戏弄她,就回戏着说,

“盛不下的。”跟着腿夹了夹。

“有小孩那么大吗?”好奇心拱得跃跃欲试。

“傻子,不一样的。”秀兰噘着嘴让我吻她,没有闺女在旁边,秀兰很放得

开。

“怎么不一样,试试嘛。”拥着她往前靠。

“你真的想让我……”她的眼里已经有那股情。

我抓起小牛那长长的东西,解秀兰的裤子。

“胡闹!”秀兰看我动真格的,急了。

小牛竟安静地任我抓着,头歪过来看着我们俩。

挣脱,愤怒,躲在一边。

“怕什么嘛。”我靠过去央求。

扭过身,不理我。

“好妹妹,哥哥想看你……”我环抱着她,软语温存。

“你就是这样喜欢妹妹的?让我和牛……?”看得出她很愤怒。

“和牛又怎么了嘛,哥哥就是想看看你和那么大的东西能不能……”我喉咙

里咕噜了一下。

“我不想!”秀兰说这话有点勉强。

“亲妹妹,哥哥又不嫌弃,你就让哥哥一次吧。”妹妹的语气和神态都有点

松动,轻轻地试着推着她的身子。

“别推!”她摇晃着身子,企图摆脱我。

“来一下,试试就行。”我嬉皮笑脸地哄她。

看秀兰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我解开她的裤子。看着秀兰的毛毛柔软地紧贴

在鼓鼓的阴阜上,酒窝一样的圆弧下是一条紧闭着的缝隙,就爱怜地掏了一把。

另手攥住牛屌,对准妹妹的那里,秀兰无奈地又羞又臊地低下头看着,小牛

长长地哞叫了一声。

“趴下吧。”抬头对着秀兰说,知道这个姿势肯定不行,便让妹妹跪趴着。

“你?”带点强硬地按下的瞬间,秀兰直愣着脖子回头看了看我,裤子半脱

在屁股以下。

那长长的阴户肥满而丰盈,屁眼以下鼓鼓的肉感性十足,真的看起来好大。

硕长的牛屌握在手里,看着妹妹的阴户,小心翼翼地在屄口上研磨了一会,

那粗壮的屌头子还没进入就撑满了秀兰的腿间,往跟前靠了靠,小牛似乎意识到

什么,前蹄抬起来,动作象是要爬牛似的,凌空起了个小步,却被我拽着笼口拉

住了,妹妹这样的身子那经得住小牛的身架,爬上去还不弄散了骨头。

就在我准备着往里捣时,小牛仰起脸,那牛屌突然伸出来,一下子顶在妹妹

的屄门上,看着妹妹原本闭合的阴户瞬间象开花一样,一下子被屌头子堵住了。

“啊……”秀兰一声惊呼,散乱的秀发遮在脸上,回头看着我,疼得连眼泪

都流下来,她这样小的东西哪经得起那庞然大物似的牛屌?

妹妹委屈的眼神让我的心一动,赶紧扶起她。

“疼吗?”

“我……”泪眼婆娑的,低下头同时看着妹

妹那里。

“流血了。”慌忙用手擦拭,却不经意间又弄疼了她。

“是不是撑开了?”轻轻地扒开妹妹的屄门往里看,一丝鲜红的血丝从阴道

口里流出。

“撑碎了你不就满意了?”她疼得半弓着腰直不起来,真不该这样的恶作剧,

一丝后悔让我感到歉意。“不让你弄,你非要……”她说着擦着眼泪。

“我不是也没想到会这样。”

“哼!那么大,谁人会受得了?你不是就是要让牛奸了我,你就满足了。”

妹妹深知我变态的情欲。

我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屄,安慰着她。

“啪!”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在空中炸裂,赶驴汉哼哼着小曲,看我半晌不

搭理他,自顾自地唱起来,“人生苦短,对酒当歌,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挥霍

无度,青楼几何,生当何惧,及时享乐。”

这赶驴汉不知从哪弄来的歌词和曲子,悠然地唱了起来,颇有点劝人醒世的

味道。

“老弟,人生来就是为了吃喝玩乐,上面为品味,下面为女人。不要苦了自

己。”他拿起鞭子在空中旋了一个圈,又是啪地打了一个响。

“不对吗?”回过头来,醉眼似地看着我。

多少人不及这粗鲁的赶驴汉,人生来为了什么?拼搏、追求、嫉妒、倾轧其

实说到底都是为了上下两头,心里感叹着,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宁可上面饿肚皮,不可下面缺女人,男人生来不就是为了女人

嘛。”他说这话有点苍凉的味道。

秀兰和婷婷已经让我体会到很多,赶驴汉的话让我原有的一点内疚和罪恶感

都飘去了,人活着,不就是在这个世界上自由自在地享受自己应该享受的吗?

驴车颠簸着,让我的思维渐渐地平稳起来,心情也越来越开朗了,不知不觉

到了村头,赶紧招呼一声,“老哥,谢谢了,下来喝口茶吧。”

赶驴汉爽朗地说,“不了,回头见吧。”说着驴车慢下来。

我跳下车,对着他招了招手,看着他的驴车绝尘而去。

轻松地吹着口哨,拿起秀兰给的酒和鱼绕过几道巷子,就来到家门口。

推开柴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新打得麦秸在院墙根垛得老高,忽然听到婷婷

的声音。

“不……作死!”

“姐……”明明还有点童音的嗓音乞求着,“让我一回吧。”

“胡说什么呢,小孩子家家的。”

啪的一声,象是打在了手背上,大概明明的手不老实。

“人家想嘛。”

“不学好,哪有姐姐和弟弟的?”婷婷语气里显出一丝慌乱。

“那,那……”明明有点萎顿地,“怎么爸爸能……”

吃惊地声音明显变高了,“你……胡说什么?”婷婷心虚地瞪了弟弟一眼。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天爸爸和你在屋里,你还让爸爸亲嘴。”

婷婷张大了口,一时间,我听得也是怔在那里,明明

下面的话只听到了一半,

“妈妈还站在一旁……”

“天哪!儿子其实早就知道了,怪不得他在学校里被老师训斥。”我怔怔地,

原本还以为做得很严,却没想到连童稚的儿子都没瞒住,我这做父亲的也太失败

了。

两个小儿女卿卿我我的,看得我心里酸酸的,转身走了出去。

巷子里树叶零乱地响着,地上落满了斑驳的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