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厉伟民生吃费雯莉(1 / 1)

纹龙 wtw1974 3372 字 10个月前

华美的晚礼服缓缓落地,费雯莉幽香的肉体几乎全裸,她没有戴乳罩,饱满挺拔的双峰上还各有一圈乳贴,下身只剩下一条蕾丝丁字裤,翘臀浑圆嫩滑,修长双腿在微微颤抖。

“好美啊。”

厉伟民与扈淑娴几乎异口同声说。

费雯莉羞得无地自容,一双手从她双肋穿过,费雯莉蓦地紧张,但这双手没有马上侵犯她的双峰,而是很温柔地摘下了两片乳贴,一刹那,两粒娇艳粉嫩的乳头挺立起来,费雯莉呼吸急促,脑子一片空白。

“啊,淑娴姐。”

费雯莉娇颤,那两座挺拔的山峰已然落入了厉伟民的双手,他轻轻捏搓,激起了费雯莉的敏感神经,尤其是厉伟民吻上了费雯莉的后颈,敏感的费雯莉如遭电击,身子一软,几乎坠落,厉伟民扶住了她,用下身鼓起的地方顶在费雯莉的臀下,双手依然揉她的美乳。

扈淑娴两眼发亮:“这么漂亮的奶子,连我都想摸了。”

费雯莉忍不住跟着笑,厉伟民趁机将她拉上了床。

半推半就的费雯莉坐在床上,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怔怔地看着厉伟民脱去衣服,他举止优雅,淡定从容。

费雯莉并不意外厉伟民的结实体态,她每次来利贤庄,就经常看见厉伟民游泳,直至厉伟民脱了个精光,一根伟物凌空高举,费雯莉意外了,她芳心剧跳,不敢直视厉伟民胯下,暗地里惊诧那东西如棍儿似的粗壮与坚挺,目测已能判断那东西至少比她丈夫邱禹明的家伙粗长了三分之一。

费雯莉下意识地把双腿曲上床,打算脱掉高跟鞋,拿了人家几百万,她不好意思过于被动。

不料,厉伟民却柔声阻止了她:“雯莉不要脱高跟鞋,我喜欢你穿着高跟鞋。”

费雯莉娇羞,眼儿瞄向扈淑娴,扈淑娴撇撇小嘴:“不用这样看我,男人喜欢高跟鞋很正常,不算变态。”

费雯莉大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厉伟民轻笑:“雯莉不是这意思,她意外觉得我有情调,呵呵。”

费雯莉一听,顿时羞得满脸发烫,性感的身躯缓缓躺下床,娇媚动人,一只玉手半遮着脸,眼带笑意,她再一次偷偷观察了那根剽悍的大肉棒。

扈淑娴抿嘴笑道:“还没有正式做,你就帮雯莉说话,看来,我在这里是多余的了。”

厉伟民耸耸肩:“有自知之明。”

扈淑娴娇嗔:“我偏不走。”

她不仅不走,还坐在了靠近床沿的一张椅子上。

厉伟民轻笑,气氛很融洽,彷佛就是好朋友间一次平淡无奇的交流,喝杯茶,聊聊天。

殊不知,此时涌动的欲火即将爆发,厉伟民的身体压上了费雯莉,他用膝盖顶开费雯莉的双腿,大肉棒的前端顶在了费雯莉的双腿间,小巧丁字裤起不到防护作用,黑红的龟头已触到柔软的毛丛中。

“雯莉,你好美,好性感,我迫不及待了。”

厉伟民很温柔握住了费雯莉的美乳,那娇艳的乳尖在挺立变硬。

费雯莉有些迷离,闻着浓郁的男人气息,她的欲望达到了顶峰,理智一溃千里,阴部那片小肉湿得一塌葫涂,她内心何其迫切,迫切那支剽悍的大肉棒插入她肉穴中。

费雯莉甚至在想,即便没有那几百万的交易,她也希望能和厉伟民交构,体会一下被他那支大肉棒插入的感觉。

炙热的欲火催化了双方的情感,厉伟民揉着费雯莉湿哒哒的阴唇,顺便拨开了她的丁字裤,迷离的费雯莉明明知道要尽量张开双腿才能更容易接纳剽悍的大肉棒,但她只是微微分开双腿,这是女人的矜持,费雯莉不希望在厉伟民夫妇面前表现得很需要性爱,可惜,她湿哒哒的肉穴出卖了她,连乌毛都湿透了,厉伟民的龟头沾满了黏液。

欲望的列车徐徐开出,再也无法停止。

烫热的大肉棒缓慢插入,敏感的禁地渐渐凹陷,费雯莉明显感觉到阴道口被撑开,充实感一点一点增加,充实的地方一点一点延伸,阴道胀得很厉害,费雯莉不得不小声乞求:“厉叔叔,喔,厉叔叔,你慢点……”

厉伟民很有经验,他没有立即全部插入,而是稍微拔出了些许,回来抽动了几下才继续挺入,由于阴道分泌充足,大肉棒顺畅的抵达了终点。

“啊”,费雯莉在颤抖,她清晰感觉到阴道完全充实,是被一位不是丈夫的老男人充实,而且这个老男人足以做她的父亲了,更何况这个老男人还是她同学闺蜜俞曼丽的公公,那曾经只属于丈夫的子宫口正经受陌生阳具的顶压,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耻辱的,强烈耻辱感充斥了费雯莉的心间。

很快,这强烈的耻辱感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与电流般的快感相比,耻辱感已变得很卑微,卑微得足以忽略。

费雯莉舒服得目眩神迷,彷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她的下体,厉伟民的每一次抽插都激起她更强烈的需要,她需要大肉棒更直接,更深入的撞击。

厉伟民很老道,他从费雯莉扭动腰肢的频率就能察觉出她的渴求,所以厉伟民弓起了下身,粗大的肉棒雨点般抽插,肉穴湿透了,爱液横流,呻吟声无法压抑地哼了出来,抑扬顿挫,妙不可言。

“伟民,你温柔点。”

扈淑娴看不过眼,因为整张大床都在颤动,她领略过丈夫的强悍,她清楚厉伟民如此强悍抽插会让费雯莉迅速有高潮,扈淑娴不希望丈夫梅开二度,也不希望丈夫早早结束,她希望厉伟民能征服费雯莉。

“我很温柔了,相信雯莉一定觉得舒服。”

厉伟民听出了扈淑娴的暗示,他果然放慢了速度,趴伏在费雯莉的身上玩弄两只美丽的丰乳,吮吸娇艳的乳头,身下那大肉棒淹没在费雯莉阴道里,温柔地碾磨,无论是子宫口,还是阴道壁,都已适应了厉伟民。

“雯莉,伟民说得对吗。”

扈淑娴有些调皮,费雯莉此时已经舒服得不想说话,扈淑娴偏偏东问西问,问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

见费雯莉不说话,厉伟民诡笑:“雯莉一定是觉得慢了下来不舒服,我得加把劲。”

说完,厉伟民再次发动狂飙,粗大的肉棒凌厉出击,不只如此,他还直起了上身,将费雯莉的两条美腿抗上肩膀,附身一压,几乎把这双腿压在费雯莉胸口,袒露的阴唇更方便大肉棒抽插,也方便让扈淑娴看清楚。

“喔,厉叔叔……”

费雯莉无法克制了,她一直想喊,却羞于出口,此时再也不想忍耐,她扭动腰肢,扭动臀部,扭动身体一起迎合

厉伟民,纠缠得异常激烈。

一丝诡色爬上了扈淑娴的眉梢,眼前的状况完全在扈淑娴的意料之中,因为她清楚自己丈夫有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只要厉伟民的阳具插入女人的下体,就会立即释放出极少,极特殊的浓烈精液,这些精液里含有一种催情蛋白,这催情蛋白的威力十分巨大,只要把这些精液注入阴道,任何女人都会身不由己与厉伟民进行交媾,而且,这些催情蛋白会依附子在女人阴道里,三天不跟厉伟民做爱了,催情效果才会逐渐减退,一个星期后才会清除干净。

“啊,厉叔叔……”

费雯莉忘情地扭动身体,忘情地把两条修长美腿夹住了厉伟民的腰际,晃动的高跟鞋鞋跟不时打在厉伟民的臀部,这反而刺激了厉伟民,他动作有些疯狂,但语气依然温柔:“厉叔叔可以射进去吗?”

费雯莉娇喘,“嗯”了一声,便被厉伟民吻住了香唇,这也是费雯莉第一次吻丈夫以外的男人,她动情得爱液狂涌,下身挺动,发出的“呜唔”声急促又强烈,牙齿几乎咬到了厉伟民的舌头,厉伟民不为所动,一边吮吸嘴里的小舌头,一边持续抽击费雯莉的肉穴。

终于,两张嘴都分开了,都发出销魂的声音,费雯莉哀鸣尖锐;厉伟民浑厚低沉……

音乐还在飘扬,派对还在继续。

扈淑娴亲自送费雯莉到她的保时捷旁,她已不想再待下去了,她甚至没有跟好闺蜜吕姿薇和俞曼丽打招呼。

“怎样,后悔吗?”

扈淑娴吃吃娇笑,费雯莉羞不再言,轻轻的摇了摇头。

扈淑娴柔声一叹,拍了拍费雯莉的翘臀:“不后悔就好,你们各取所需,他安份了,你得到了救急。”

“话是这样说,但我还是要感谢淑娴姐。”

费雯莉握住了扈淑娴的双手,一时情动,又张开双臂拥抱扈淑娴,不停说谢谢。

扈淑娴颇为感动:“不用谢,我也是自私的,你别在心里骂我就行。”

“淑娴姐。”

费雯莉欲哭。

扈淑娴笑道:“好啦,好啦,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按下费雯莉失身给厉伟民不说。接下来的几天,文龙都在香格瑞拉酒店和干休所之间来回走动,期间翁俪虹也随他过来做客了几次,她与许茹卿这对亲同姐妹的闺蜜又恢复了联系,虽然看上去两人如同往日般亲热,但谁也没有提及在四海市发生的意外,好像她们与文龙的情欲纠葛是一个禁区般,彼此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不触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