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做什么?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四年时间不长不短,他虽然跟周小洁尝试过很多体位,但是因为小洁的洁癖,她从来没有给他口交过,甚至看都很少看他的鸡巴,现在竟然给一个自己厌恶的人…… 她扶着秦亮十五公分长短的鸡巴,我吮吸了无数次的小巧香舌,轻盈地扫过两颗漆黑的睾丸,轻轻卷动,同时抬起俏脸,很是骚媚的看着秦亮,似是要他充分欣赏身下美女的丑态,卵蛋渐渐濡湿,小舌一路向上,在黝黑的鸡巴上来回舔舐。